侠客岛:中国靠什么养活14亿人?

2019年09月15日 06:44:09 | 来源:侠客岛

字号变大| 字号变小

侠客岛:中国靠什么养活14亿人?

  洪范八政,食为政首。

  从古至今,粮食,始终是万民之命,国之重宝。

  1943年春,毛泽东挥笔为陕甘宁边区工农业生产成绩展览会写下八个大字: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”。

  年近90岁的袁隆平,屡屡述及一场“禾下乘凉梦”:试验田里的超级杂交水稻有一天会长得比高粱还高,谷粒有花生米那么大,人们得以坐在瀑布般的稻穗下乘凉。

  从“四万万人都要有饭吃”到“近14亿人吃不完”,没有哪个国家,比中国更能体会这条饱腹之路上的酸、甜、苦、辣。

土楼中的晚餐,摄影师@蓝调LD/星球研究所

  土楼中的晚餐,摄影师@蓝调LD/星球研究所

  一 新中国成立初期,中国迎来了全面的社会主义建设,数亿人民嗷嗷待哺,其时的农业生产却基础单薄。

  五、六十年代之交,山东高密大栏乡平安庄的一座小学里拉来一车煤块,那种亮晶晶的东西孩子们从没见过,有人跑上前拿起一块就啃,其他孩子也上前哄抢一空,入口时的味道,至今还让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记忆犹新。

  1974年,第一次世界粮食会议在罗马召开,各国代表听到恍若世界末日的预测——据测算,由于人多地少等原因,中国绝无可能养活10亿人口。

  在食物匮乏的年代,人们惯于吃粮要粮票、吸烟要烟票,一分钱买一盒火柴,也得使上火柴票。有人放言,“历代政府都没有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,共产党政权同样无从施策”。

六、七十年代人们使用的粮票和购物券,图片来源@VCG
六、七十年代人们使用的粮票和购物券,图片来源@VCG

  但中国人的饭碗,注定由中国人自己铸起。

  1978年的一个冬夜,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签下了“生死状”,村内土地被分包到户,开创了家庭联产承包的先河。人称“命里缺水”、23年来从没向国家交过余粮的小岗村,其后一年的粮食产量暴涨到13万斤。

小岗村村民,摄影师@刘国安(光明图片)
小岗村村民,摄影师@刘国安(光明图片)  

  1978至1984年间,中国农业产量的年均增幅高达7.7%,农民收入也以年均13.4%的速度高速飙升;1984年,中国粮食总产量达到8000亿斤,人均粮食拥有量达800斤,在这一年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大会上,中国政府向世界宣布:中国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。

晒玉米,摄影师@王汉冰/星球研究所

  晒玉米,摄影师@王汉冰/

  星球研究所1993年,粮票在中国彻底退出流通,计划经济对农业发展的约束至此解绑;1996、1998和1999年,中国粮食产量三次突破了10000亿斤。

  自2004年到2015年,国人粮库更是实现了世界粮食发展历史中史无前例的“十二连增”奇迹,此后连续稳定在1.2万亿斤高位。

农人迎来丰收,摄影师@邱会宁/星球研究所

  农人迎来丰收,摄影师@邱会宁/星球研究所

  在中国,60%的居民以大米为主食;而早在2011年,全国稻谷年生产总产量即已突破了2亿吨。

  在江南鱼米之乡,享誉国际的超级杂交稻走上国人餐桌;新世纪以来,通过推广稻虾、稻鱼、稻蟹等立体种养模式,节肥节药,让人不仅吃得饱,而且吃得好。

江苏宿迁一水稻种植合作社在培育水稻秧苗,图片来源@VCG

  江苏宿迁一水稻种植合作社在培育水稻秧苗,图片来源@VCG

  在东北,粮食第一主产省黑龙江,粮食播种面积从1949年的0.813亿亩增加到如今的2.13亿亩,每年产粮总量突破1500亿斤,连续8年领跑全国。

  田成方、路成网、林成行、渠相连,肥沃黑土中农机纵横,“北大仓”每年种出的粮食,够全国人民大吃特吃上三个月。

家庭农场实行玉米大豆间作播种模式,图片来源@VCG

  家庭农场实行玉米大豆间作播种模式,图片来源@VCG

  在中原,小麦第一主产省河南,已发展为国人的“主食厨房”。从“望天收”到“吨粮田”,高标准农田建设、统一良种、肥水管理、机械收获成就了一条标准化流水线——全国1/2的火腿肠,1/3的方便面,7/10的水饺均产于一省。

河南,直升飞机正在给小麦进行“一喷三防”,图片来源@VCG

  河南,直升飞机正在给小麦进行“一喷三防”,图片来源@VCG

  在北京,1985年还只是新发地村口的“土市场”,如今成了每日能吞吐3.6万吨蔬菜水果的大型果蔬交易地。

  放眼广袤国土,从南方双季稻种植区到北方农牧交错带,从内湖的大水面养殖到深远海的海洋牧场,从西南的高原农业到西北的旱作农业。。。。。。

 黄土高原上被开垦的农田,摄影师@许兆超/星球研究所

  黄土高原上被开垦的农田,摄影师@许兆超/星球研究所  

  各方力透万钧之下,2018年中国产粮总量达到13158亿斤,较1949年足足增长了4.8倍。

  一道国家粮食安全底线,也被举国上下牢牢守护了70年。

 安集海辣椒晒场,摄影师@在远方的阿伦/星球研究所

  安集海辣椒晒场,摄影师@在远方的阿伦/星球研究所  

  二 如今,水稻、小麦、玉米3大主粮自给率常年保持在95%以上的同时,中国的肉类、水产、蔬菜、水果、茶叶、啤酒等产量也长期位居世界第一。

 茶园采茶,拍摄于杭州,摄影师@潘劲草/星球研究所

  茶园采茶,拍摄于杭州,摄影师@潘劲草/星球研究所

  1985年中国放开猪肉、蛋、禽、牛奶等畜产品价格后,大牲畜、生猪等传统养殖业发展迅猛,主要畜产品产量、禽蛋产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首位。

  羊、牛、猪、鸡, 长期与国人共同“生活”,成为了最稳定的蛋白质和脂肪来源。

合肥,工人正在按标准化养殖法给羊喂草,图片来源@VCG

  合肥,工人正在按标准化养殖法给羊喂草,图片来源@VCG  

  相传苏东坡被贬到黄州(湖北黄冈)时,选取半肥半瘦的猪肉切成方块,小火慢煨至红红酥酥,汤质稠浓,“早晨起来打两碗,饱得自家君莫管”。

  而当下的中国,每年有6.8亿头猪出栏,4亿头猪存栏,年产猪肉5400万吨,相当于世界上其他国家猪肉产量的总和,各式猪肉菜肴花样百出,包括但不限于猪肉炖粉条、菠萝咕噜肉、水晶猪皮冻……

 金华火腿,摄影师@杨梅清/星球研究所

  金华火腿,摄影师@杨梅清/星球研究所  

  近年来,“肉食者”的口味也日益向猪牛羊禽多品种全面发展转向,牛肉、羊肉、禽肉产量占比,分别由1985年的2.4%、3.1%、8.3%上升到了2018年的7.5%、5.5%、23.1%。

盖孜峡谷的羊群,摄影师@小强先森/星球研究所

  盖孜峡谷的羊群,摄影师@小强先森/星球研究所  

  中国的水产品总产量,自1989年起就稳坐世界头把交椅。

  目前,中国水产养殖产量突破5000万吨,占全世界水产养殖产量的60%以上,其中,淡水养殖品种过百,青、草、鲫、鲤、鳊在饭桌上再寻常不过。

 浙江千岛湖巨网捕鱼,图片来源@VCG

  浙江千岛湖巨网捕鱼,图片来源@VCG 

  每年全球1.44亿吨的海鲜消费总量中,中国作为最大的海鲜消费国以6500万吨占据全球消费的45%——大众皆爱的小龙虾,自2007年以来养殖产量增长220%;排序的“后辈”,则分别是欧盟(1300万吨)、日本(740万吨)、美国(710万吨)和印度(480万吨)。

江苏淮安,网箱养殖螃蟹,图片来源@VCG

  江苏淮安,网箱养殖螃蟹,图片来源@VCG 

 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显示,中国蔬果产量和消费量在7亿吨左右,是世界总量的40%,除了热带特产以外,中国每一种蔬菜产量几乎都是世界第一。

  与此同时,14亿中国人还会在一年中吃掉全球大约73%的柿子、68%的梨、67%的西瓜、58%的桃和李子、49%的苹果。

广西南宁的一家火龙果种植基地,万盏LED灯同时亮起,图片来源@VCG

  广西南宁的一家火龙果种植基地,万盏LED灯同时亮起,图片来源@VCG  

  巨大消费量背后,是中国人全球无出其右的水果种植能力,共计13.2万平方千米的土地,被开辟为果园瓜田,相当于一整个福建省的面积。

 海南文昌龙楼镇全美村西瓜种植基地,图片来源@VCG

  海南文昌龙楼镇全美村西瓜种植基地,图片来源@VCG  

  2018年,中国的农民与科技人员一共种出了2.5亿吨水果,占全球总产量的31.4%;国人食谱中的水果比例,从新中国成立初期人均水果占有量仅3千克,到如今人均占有量高达184千克。

 中国主要水果产量增长趋势,制图@张靖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

  中国主要水果产量增长趋势,制图@张靖&巩向杰/星球研究所  

  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”。很少有哪个族群像中国人那样注重食物,炒、爆、熘、炸、煎,烧、焖、炖、煮、蒸之下,饔飧不继的日子早已成为往事。

 庆丰宴,摄影师@张炜/星球研究所

  庆丰宴,摄影师@张炜/星球研究所  

  三 “农业发展一靠政策,二靠科学”。

  如今,中国已迈入世界农业科技大国行列,水稻、小麦、玉米3大主粮原生质体培养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同步。

  1978年至今,中国育种家们先后培育出超级稻、矮败小麦、杂交玉米等“革命性品种”,推动全国主要农作物品种更新了5至6次,每次更新都增产10%以上。

袁隆平在河北硅谷农科院超级杂交水稻百亩示范田,图片来源@VCG

  袁隆平在河北硅谷农科院超级杂交水稻百亩示范田,图片来源@VCG  

  一种能够在一定盐度的海水灌溉条件下自然生长,具有抗旱抗虫、生态修复功能的耐盐碱特种水稻“海水稻”,还成了近年来中国农业技术创新的重头戏。

  一旦海水稻推广成功,中国可增加水稻产量500亿公斤,解决2亿人口的粮食问题。

  在高精度卫星地图上,如今还能清晰地看到如山东寿光等地每个“大棚”的位置。从小土棚,到下挖式卷帘棚,到无立柱钢结构大棚,再到物联网云棚……

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巴润哈尔莫敦镇的温室大棚,图片来源@VCG

  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和静县巴润哈尔莫敦镇的温室大棚,图片来源@VCG  

  大棚之内形成了一个温室,温度、湿度、气体组成都通过人为调控保持在最适宜的水平,避免了雨水、霜冻和低温对农作物的影响。

  中国的“大棚种植”秘诀,使得热量严重不足的青藏高原地区种起了草莓和车厘子;通过大棚,国人享用的蔬菜品种比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人都要多。

西藏山南车厘子种植大棚,摄影师@李珩/星球研究所

  西藏山南车厘子种植大棚,摄影师@李珩/星球研究所  

  上世纪50—70年代,中国在十分困难的条件下推进了农田水利设施建设。到了2018年,全国耕地灌溉面积达10.2亿亩,有效灌溉系数超过53%。一半以上的中国农田能够“旱涝保收”。

吐鲁番沙漠中的葡萄园,摄影师@飞翔/星球研究所

  吐鲁番沙漠中的葡萄园,摄影师@飞翔/星球研究所  

  在距离海岸数千公里之遥的新疆,天山冰川和积雪的融水,曾几乎是唯一的农业用水来源;而今,滴灌等高效节水灌溉技术将水精准调控、一滴滴准确送到植物的根部。

新疆麦田丰收,摄影师@赖宇宁/星球研究所

  新疆麦田丰收,摄影师@赖宇宁/星球研究所  

  眼下的中国,还是世界第一农机制造和使用大国,不仅拖拉机和收获机数量遥遥领先,带有计亩测产功能的无人驾驶收割机、带有漏播监控功能的高速玉米播种机、植保无人机等,遍及了集中连片的“高标准农田”。

江苏南通,海安农场职工在用收割机收割小麦,图片来源@VCG

  江苏南通,海安农场职工在用收割机收割小麦,图片来源@VCG  

  如果天气晴好,全国3.4亿亩冬小麦只需两周就能收完。

 机器收割,图片来源@VCG

  机器收割,图片来源@VCG  

  在让国人吃得饱、吃得好的同时,中国没有忘记周遭。

  2006年起,中国成为了仅次于美国和欧盟的第三大粮食援助捐赠国;近年来,中国还在全球近100个国家建立了农技示范中心、农技实验站和推广站,先后派遣农业专家数万人次。

  事实证明,14亿中国人非但没有对世界粮食造成威胁,还为全球粮食问题贡献出了“中国方案”。

常见的国人餐桌,图片来源@VCG

  常见的国人餐桌,图片来源@VCG  

  四 “一粒粮食能救一个国家,也可以绊倒一个国家。”

  2018年9月,首个“中国农民丰收节”刚过,习近平总书记在黑龙江农垦建三江管理局考察时捧起了一碗大米,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中国粮食,中国饭碗”。

  如今的中国,用不到世界9%的可耕地面积和6.4%的淡水资源,养育着世界近1/5的人口;以18亿亩耕地红线的坚守和95%的粮食自给率,从容保持着“手中有粮、心中不慌”。

  从“端好自己的碗”,到“做好自己的事”, 70年来不乏荆棘塞途的时刻,14亿芸芸众生从未止步。

  猗猗嘉禾,今盈我仓。四方田野之上,正见出一派收获的希望。

 陕西咸阳,三秦粮仓金秋丰收迎丰年,图片来源@VCG

  陕西咸阳,三秦粮仓金秋丰收迎丰年,图片来源@VCG

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,随时随地看新闻!

layer
快乐分享